Showing posts with label 娛樂項目. Show all posts
Showing posts with label 娛樂項目. Show all posts

12 July 2018

世界杯又關我事的6月


6月份的某黃昏在渡輪上,
遇上咸蛋黃。




某位對「肉蛋」情有獨鍾的人,
買了一盒有咸蛋黃的肉餅飯,
即肉蛋飯給表姑媽。

肉蛋飯不是經常遇到,
很多時是咸魚肉餅飯,
或者是馬蹄肉餅飯。

表姑媽只喜歡跟馬蹄在羊腩煲相遇,
其他情況就一般。




端午前在三陽號買了三隻粽送禮,
揀了沒有咸蛋黃的豆沙桂花紅豆粽。




不知是客套說話還是真話,
收到的吃過的
事後也大讚。

而表姑媽認為桂花甜得芳香,
令粽子高雅起來。




吃過五月粽,
是時候洗好寒衣。

用了11年的洗衣機內部有條喉磨蝕了,
穿了一個洞,
有漏水現象。

換零件還是買部新,
結果換了部新。

感謝各界朋友提供不少意見給表姑媽,
其實不同品牌價錢都是差不多。




送貨20蚊一層,
從來不知16級樓梯為一層計的。




雖則說未有機會看新一套Jurassic World,
其實根本沒有興趣看。




6月份的娛樂項目之一,
出席在饒宗頤文化館的
「饒滾搖館」。




台上台下都非常投入。




The Benefactor




Opium




饒宗頤文化館內的餐廳食物就一般過一般。

以下是二人套餐。

兩個湯(中或西任揀)



再揀兩個餸。




個人認為並不便宜。




回程前在月台留意到荔枝角的「荔」
竟然是五把刀的「茘」而不是三個力的「荔」。

聽聞荔景站都是「茘景」不是「荔景」。

網上的解答是不是堅我都好想知。




6月份母親還在康復中,
表姑媽去父母家竟然帶晒冇益的食物。





父親煎了雞翼配甚麼花膠燉湯,
表姑媽堅持不喝湯,
在碗內倒了Apple Cider,
不過母親不能喝。




母親話鬼表姑媽,
不喝湯的話,
總有一天她看起來比我年輕。
車!我會驚咩!

母親見父親煎雞翼煎得過癮,
少入廚的她一時技癢,
又要煎埋一份。

兩條友根本在惡鬥誰煎得較靚。
表姑媽懶鬼理,
並說雞翼多激素,
吃多對子宮不好。

父親說:
父女之間的對話用不著開口埋口都提到子宮。




在三陽號買的砵仔糕,
金盞花味。




金盞花有舒緩鎮靜之效,
表姑媽最近買了Kiehl's的金盞花水份面膜,
可是人懶,
一星期只用兩至三次。




John Master's都有金盞花面膜,
但未用過。




年半前剛開始週身痕癢時,
也用過Neal's Yard的金盞花軟膏。




未用過John Master's產品,
某天R了很多samples,

日霜晚霜效果未見顯著,
而當中有款護髮素可能是表姑媽用過最好的,
7月份會帶佢回家。




在主場見到聖母的皇冠轉了玫瑰花,
是玫瑰金色,
想起早前收到的禮物。




有晚來到跑馬地吃飯前,
走進聖瑪加利大堂為朋友的朋友祈禱,
祝願朋友的朋友要好起來。




父親節的一天,
為一個「24週以下不是人嗎?」的講座幫手。
是關注到失胎兒未夠24週,
作醫療廢物處理之事。




有幾位嘉賓分享內容都有觸動之處。




有晚彌撒禮成後被兩位教友邀請到威利麻街新開的Pizza Express吃飯,
都有好幾年沒有在這餐廳晚飯。




吃飯時被教友發現表姑媽一面吃飯一面出風癩(風疹),
勸表姑媽去看看劉逢吉中醫。
要是表姑媽嫌太早去排隊攞籌的話,
她們願意幫表姑媽晨早去攞籌。

既然別人一番好意,
表姑媽就即管試試。
教友事前提醒表姑媽在吉叔面前千萬別駁咀。
我說別擔心,
我沒有駁咀習慣,
就算別人在我面前講大話,
我都不會即場拆穿的。




某個早上,
表姑媽07:30去到診所排隊,
前面已有3人了。

話說08:00開始應診,
但吉叔07:45就開門開始睇,
不是掛號之後要再等一粒鐘醫生都未返。




以下照片由教友提供。




吉叔話表姑媽的是風疹,
皆因過敏而起,
避免蝦蟹牛肉,
寫了一個葯方,
叫表姑媽喝七天。

表姑媽問吃辣喝酒可以嗎?
吉叔說沒關係的。

問來都多餘,
就算吉叔說不能吃辣不能喝酒,
難道表姑媽會聽嗎。




帶著吉叔的葯方來到樓下葯材舖,
自己唔煲就拜托葯材舖煲,
葯材舖的大叔十分親切,
還跟表姑媽說笑。




今年世界杯又關我事,
在世界杯期間,
家裡放了很久的零食都一一清倉了。

父親送給表姑媽看門口的腐乳亦登場。




母親送的迷你罐頭鮑魚。




糧頭睇波跟糧尾睇波吃的是不一樣。

吃中葯喝酒吃生蠔,
那個晚上未睇到下半場,
風癩出到上額頭。




泰昌蝴蝶酥跟Meltyplace咸蛋黃蝴蝶酥究竟有多大分別,
睇住波是吃不出有甚麼分別的。




表姑媽最珍貴的零食煙芝士。




順興行的皮蛋跨啦啦,
但順興行酸薑就老過阿媽的阿媽。




外賣Kebab配多兩支黎巴嫩啤酒。




6月份一定不能病倒,
尤其是賽事在26:00開波的早上,
否則很易被別人懷疑是射波的。

家中竟然有這樣的一條毛巾。




6月份沒有5月份的酷熱,
曾下過一星期雨,
也有颱風來過,
在九龍公園這樓梯,
很多時早上都會見到勁似
西湖牛肉羹或鴛鴦炒飯的嘔吐物,
大雨後西湖牛肉羹或鴛鴦炒飯被淋到散晒。




有天在深圳一家蘭州拉麵店午餐。




3人套餐相當有份量。

坐表姑媽右手面的幫表姑媽剝雞蛋殻,
坐左手面那位說自己沒有這樣細心過,
表姑媽猛點頭十分認同。

\



大部分午餐都是落樓下菓一道吃。






6月25日(一)如常在菓一道午餐,
6月26日(二) 餐廳已圍晒木板,
結業了。

沒有一聲再見。





用we chat pay買滿25蚊可減10蚊,
買了麥樂雞,
加上自家製辣椒油。

很多事情發生於不知不覺,
表姑媽不知不覺已不太願意跟別人分享麥樂雞了。




熊拉麵的6月限定。





表姑媽在想,
既然是給別人看的餐牌,
字不能寫得好看一點嗎?

其實表姑媽自己的字自己也看不懂。




兩個月沒來COCO一番屋,
又推出3款grandmother recipe.




表姑媽吃免治雞。




少飯減5蚊。




一風堂又有感謝祭。




送明太子雞翼。




Cooked Deli的口水雞加辣。




有天留意到表姑媽工作枱的Monkichi 筆筒,
記不起是別人送的,
還是自己買。




原來筆筒內有個開瓶器。
記不起上次是幾時用了。




望住開瓶器,
去完律師樓之後就約腳HAPPY HOUR飲番杯。

買一送一,
就拜託兩杯份量放在一起,
反正幾啖就光了。




另一次工餘節目在利東街飲。

 



第二次來飲嘢,
食嘢就未試過。




有晚在回味工房吃了很好味的海南雞飯,
引死表姑媽個表姐。




當約好表姐遠道而來,
明明事前訂了海南雞飯,
餐廳竟然忘記預留。

那麼我們惟有吃LAKSA。




餐廳安排了另一碗給表姑媽,
顏色是不一樣的。
對表姐來說,
都幾嚇人的。




餐廳還有自家製蛋撻送,
又香又脆。




6月份的禮物:

上面提到表姑媽不滿順興行的酸薑,
怪就要怪吃得太多朋友珍珍自家製的酸薑。

表姑媽開到口話掛住朋友珍珍的酸薑,
數日後,
就送上兩大瓶酸薑,
一瓶給表姑媽,
一瓶給表姑媽的母親。

為食母親還打電話請教其家姐,
即是我大姨媽,
問手術後可不可以吃酸薑皮蛋。

屬表姑媽的一瓶,
表姑媽認真地考慮過,
獨自放在家中慢慢享用,
還是與同事齊齊分享?

記得早前為一個畫展幫手,
主辦單位說過畫是可以賣的,
但不是你出得起錢就賣給你,
而是看你買了幅畫後放在甚麼地方,
是否能供很多人也欣賞到。

就是這樣,
表姑媽就帶了酸薑,
再買多半打皮蛋與同事齊齊分享,
結果大讚珍珍的酸薑就不只表姑媽一人了。




從來不喜歡pickle,
特別是burger上的酸瓜,
但珍珍醃的酸瓜卻令眾人喜出望外,
夾完一舊再一舊。




收到香水兩支:
曾是二奶,但現在已經打了入冷宮的Jo Malone,
還有緊守三奶位置的Acca Kappa。




早前在7-11見到的Keroppi膠盒海報,
對於儲印花再加錢換購這玩意,
表姑媽向來隨緣,
不會儲印花,
不會用錢換購,
緣份到了,
自然會送來。




有一天緣份到了,
收到前韓文同學寄來的Keroppi膠盒。

其實附上的便條問候字句,
比起收到Keroppi膠盒更窩心。





同事由葡萄牙帶回來的手信,
不是沙甸魚,是鯖魚也。




本來打算留番八號風球才吃的,
結果在葡萄牙VS西班牙的那個清早,
開了來吃。




另一同事帶來澳門的杏仁餅。

以前細個吃的杏仁餅是罐裝,
圓桶型,
有個手挽的。

自細不算十分喜歡杏仁餅的味道,
手信也沒有收過,
起碼35年沒有吃過,
今次吃了大半盒,
感覺很不錯。




6月30日晚
街坊又愛又恨的26号巴士竟然壞車,
阻塞成條荷李活道。





吃了五月粽,
寒衣剛收起,
月餅廣告已開始陸續推出。

而Clé de Peau Beauté的秋冬新色亦已登場。




喝了吉叔開的葯七天,
風癩還是沒有控制,
身邊的人替表姑媽難受。

表姑媽卻認為風癩就好像苦戀,
苦戀注定難,我已經習慣
苦戀注定難,我卻這樣貪

有時當起風癩時,
就會出現以下電影情節:




6月月記BLOG到了7月中才完成,
皆因7月至目前為止實在發生了很多事,
平安確是福。